阴阳师之迦楼罗:被十天众所忌惮的心狠手辣的翼族首领

发布日期:2023-07-11 11:15  来源:acg角色网 浏览量
我要去投稿
acg人物网:阴阳师 中的 迦楼罗 上半身是帅气的肌肉帅哥的风格,下半身就变成了鸟的爪子和本体身上有两种翅膀,一种是腰间的翅膀,另外一个是头发塑造成了翅膀的外形,整体外形让人非常的

    阴阳师中的迦楼罗上半身是帅气的肌肉帅哥的风格,下半身就变成了鸟的爪子和本体身上有两种翅膀,一种是腰间的翅膀,另外一个是头发塑造成了翅膀的外形,整体外形让人非常的满意,而迦楼罗的背景也不简单,一起看下迦楼罗的传记故事吧。


阴阳师之迦楼罗:被十天众所忌惮的心狠手辣的翼族首领
 

迦楼罗传记一

    前线战斗进入白热化后,我便带着金翅乌们急速返回了龙巢旧城。旧城虽不如善见城气派,现下却是个难得的僻静之地。

    金翅乌们嘶鸣不止,亢奋十足。我抬眼看向云端,那里不时闪烁几道夺目的炫光,看来战况比想象中更为激烈。

    大部分魔神都追随着阿修罗那家伙一路攻进善见城,深渊群龙无首,正好给了我可乘之机。如果他们两败俱伤,那就更是两全其美,天助我也!

    不过战火早已有弥漫之势,龙巢旧城并不是个十足的安全之地。若是要抓准时机一波反打,还得寻个更为隐蔽的据点。

    要不是已有万全的准备,我才不愿再度回到这深渊底部。阿修罗带领魔神大军攻出前,曾在深渊内设下庇佑精神的结界,我左右侦查许久,确信其没有任何危险后,便带领金翅乌在此驻扎整顿。

    此时万事俱备,只需静待天域战争结束,我族便可一冲云霄,东山再起。到那时,管他天人还是魔族,皆当拜倒在我迦楼罗大人的脚下!

    “迦楼罗大人,待我们趁那些天人们战败,攻入善见城中称霸,您有何打算?”

    “大战当前,你们还是先振作士气,一举灭了天人一族才是!”

    “正是正是,待到迦楼罗大人一举攻占天域,夺了那琉璃城主,定能使翼族重振旗鼓!”

    ……

    金翅乌们嘈杂的喧闹声惹得我有几分烦躁,看他们推杯换盏的高兴模样,简直像是已经大功告成。看在他们刚刚从大战中死里逃生的份上,姑且容忍一次。

    我独自一人登上高处,无端回忆起那家伙在龙巢时的样子——

    那是个月圆之夜。一开始我只盘算着如何从她口中套出点情报,没想到亲眼见了,战场上威风八面的女将军竟也是个美人坯子。

    “喏,吃了吧。”我将一早预备好的点心和清酒放下。

    “……呸!”

    她将面前的食盒掀翻,但很快便因体力不支踉跄了几步,这女人自打被俘虏后便滴水未进,估计早已到了极限。

    “哎,可惜呀可惜,堂堂琉璃城主也有落魄至此的一天。”

    “龙巢虽然比不上善见城,但这专为苏摩大人您准备的房间,可一点都不比宫殿里的差。”

    “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以后就留在我龙巢做个新的魔族城主,如何?”

    “你?……休想!”

    就算已经气若游丝,但还如此犀利泼辣,真是和过去那些胆小的贵族不一样。

    我看一旁尚未被掀翻的食盒里还摆着一坛清酒,便变出两只酒杯放下。

    “来一杯?”我将酒斟入其中,“权当是庆祝你我萍水相逢一场。”

    “月色配美人,又有美酒相伴,我不会越界。”

    我见她面容凝重,便索性将她手上的镣铐打开,又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看她面色有所缓和,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迦楼罗传记二

    正当我陷入回忆时,深渊上方不知为何突然传来爆响,紧接着入口闭合,一个漆黑的身影带着烈焰直冲而来,顷刻间石壁崩坏,地面开裂,滚烫的岩浆从其中喷涌而出,仿佛末日的景象。暴虐的气息,赤黑的烈焰……果然是阿修罗!我尚未从震惊中缓过神,便又听见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阿修罗正在不远处大肆破坏,他周身散发出的气息极为邪恶,与之前在深渊时大不相同。为了一探究竞,我命族人们在结界深处等候,自己悄悄从上方靠近。

    结界外的魔神皆被火焰吞噬,幸而我族身处内部才勉强保住性命。谁知刚一离开结界,一道强劲的力量将我直直拍回原地。

    “滚回去。”

    我顺着阿修罗来时的方向追去,却发觉深渊入口已被封印,沿路已是一片废墟。阿修罗虽为人暴虐残酷,但绝不是这般肆意破坏的性子。

    按捺不住好奇,我发觉不远处尚未完全被摧毁的石屋中藏着几个魔神,便将他们抓出来询问。

    “迦楼罗大人饶命!迦楼罗大人饶命!我……我们只是躲在此……”

    “我一路前来,看见很多地下城镇都被摧毁,残留的气息像是阿修罗所为。你们可曾见过他?”

    “是……正是破坏神……”

    “破坏神?阿修罗何时又多了个这样的名号?”

    “迦楼罗大人,这时候就不必开玩笑了。破坏神阿修罗的名号……这深渊里从来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我问你们,阿修罗下来之前,深渊外是何境况?外面那场大战,最后又是谁赢了?帝释天现今如何?善见城现今如何?阿修罗又为何在深渊入口下了一道难以撼动的封印?”

    那几个魔神或许是被我问住了,他们面面相觑,互相交换了几个害怕的眼神,最后才大着胆子开口——

    “破坏神阿修罗从前挑起魔族与天人的战争,搞得天域边境战火不断,不久前和天人之王大战一场后,又……又回到了这里。”

    “阿修罗从前是天域战神,为何会无端挑起战争?”

    “迦楼罗大人是不是受了那天人王能力的波及,前几日我们见了几只金翅鸟,他们似乎也和我们知道的情况截然不同……还说从前是阿修罗率领的翼之团与金翅乌大战一场,实在是滑稽。”

    “谁不知当年唆使龙巢城攻打天域的便是阿修罗自己?而攻下龙巢城的就是如今的天人之王帝释天?”

    “迦楼罗大人,您为何不说话了?”

    听罢这几个魔神所言,我竟有些恍惚,魔神所言与从前发生的事截然不同,但却又仿佛透着某种真实性。理智告诉我,或许唯有找到阿修罗才能知晓真相。

    我循着废墟的痕迹加快向前飞去,在我从未抵达的深渊最深处,终于看见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阿修罗身后的灵神体盘踞交错,升腾起赤黑的火焰,如同几条蓄势待发的恶龙。一时间深渊石壁摇摇欲坠,附近的城池皆数尽毁。若是此时的阿修罗离开深渊,或许整片天域都会被他夷为平地。

    天域大战之后,阿修罗并未战败却又回到深渊,那善见城现在又是何境况?还有苏摩那家伙……

    为了弄清这一切的真相,我隐匿身形,向着其他魔神所在的地方飞去。“迦楼罗大人,咱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岂不是又回到了从前?”

    “我翼族本就应翱翔于天际,如今被困于这深渊不见天日,何日才能出头?”

    “不必焦躁,有我迦楼罗在一日,诸位终有攻回天域的一天!”

    话虽如此,金翅乌们所言所语,我又何尝不知其中滋味。

迦楼罗传记三

    自那天见过阿修罗之后,经过几番努力,我大概明白了先前都发生了何事。天域一战之后,阿修罗甘愿堕入深渊,将一切罪孽都封存于此,自己亦化身为了至暗至恶的破坏神。

    回想起在深渊的这些时日,我早已不知与外界隔绝多久。本想趁两方大战坐收渔翁之利,谁知转眼又遭受无妄之灾。

    每每思及此处,我便从庇护结界中离去,探查着深渊内部的境况,又或是去阿修罗的封印之地探望。为了尽快接触到外界,我一直在寻求着从这深渊中逃离的方法。无奈这道封印为阿修罗亲手所下,单凭我一人难以撼动分毫。

    “虽然不知其中缘由,但这深渊内外一定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临阵脱逃躲进庇护结界,你倒是因祸得福。”

    正当质问之时,我发觉阿修罗将自己的大半灵神体聚在封印中,镇压着一股极为邪恶的气息。

    “阿修罗大人,你身为这深渊的主宰,不会真的甘愿囿于此地虚妄一生吧?”

    “更何况现今你已成为无人匹敌的破坏神,为何……”

    我尚未说完,漆黑色的触手从上空疾驰而下向我袭来。千钓一发之际,那触手一转锋芒,即刻将我身后的一整块岩壁打成碎片。力度之猛烈,将我一同震飞出去。

    “神之力并不意味着真正的强大,如今时机未到,足以摧毁这神格的兵器尚未重现世间。”

    破坏神的神格能被阿修罗封印已是万幸,这世上竟存在着能够将其摧毁的“兵器”?

    “天魔大人何出此言?若有这般武器存在,那恐怕只需一斩便足以将天地都分离。”

    阿修罗身后灵神体的火焰又肆意了几分。

    “在找到那兵器的线索之前,我会留在深渊,你走吧。”

    没想到昔日暴虐如阿修罗,如今不再随性杀戮,反而背负最为深重的罪孽,承担所有。看到他孤身压制这力量,我心中不免感慨。

    “天魔大人可别忘了我呀,翼族最为擅长的便是收集情报。况且属下向来忠心,出入火海,付出生命也……”

    “你若想要再见到那女人,至少要留着命活到那天。”

    阿修罗没再听我继续说下去,他收回灵神体,转身向着封印中走去。虽不知他所言之事究竟如何能实现,但或许,翼族在空中展翅翱翔的日子,已经并不遥远了。

    我看向深渊上方,漆黑的狭缝之中隐隐透出儿道光亮,而那竟是蛇的影子。难道说……

请你为阴阳师之迦楼罗:被十天众所忌惮的心狠手辣的翼族首领这篇文章进行评分:

0.0





上一篇:日本动漫公认三大神作代表是什么?

下一篇:阴阳师之灵海蝶:诞生时便被抛弃的体弱多病的孩子

当前位置: acg > acg人物百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