捞尸人三不捞是指什么?

发布日期:2024-02-07 00:04  来源:acg人物网 浏览量
我要去投稿
acg人物网:捞尸人三不捞指的是竖着的尸体不捞、打雷下雨的时候不捞、捞三次还捞不上来的不捞。捞尸人是一种极为特殊的职业,被称为是阴阳跨界人,是游走在阴阳两界生死边缘的人。三不捞是作

 

1 捞尸人

我叫陈松,家住在靠近黄河一个叫落日村的山村里。

老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祖上就住在这里,所以吃的是水上的饭。

但并非捕鱼捉虾,而是——捞尸!

不过,祖辈们传下来的捞尸手艺,到我这一代,因为体质特殊,爷爷和我爸不让我碰这一行。

这一直让我很郁闷,因为我们陈家捞尸的本事在落日村这一带要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不仅差点砸了我们陈家的招牌,还险些让我家祖孙三代人都丢了性命。

事情最初发生在我放暑假,天气酷热难耐,村头李家的大儿子李栓去村西头的水库游泳,溺死了。

村西头的那个水库我知道,虽然我水性很好,但爷爷一直告诫我不要去,至于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告诉我原因。

但经过李栓的事之后,我知道那个水库可能真的不干净。

李栓溺死后,李老汉就来找爷爷帮忙打捞儿子尸体,当时我正好在场,没想到爷爷竟然拒绝了这个活。

我觉得很诧异,捞尸是祖上传下来的技术,爷爷一直引以为傲,今日为何却这样自打脸面呢?

起先李老汉以为我爷爷是嫌钱少,但后来加了两次价依然被拒绝后,这才死心的离开。

他回去之后,托关系去县里找人。

没几天,还真让李老汉找来了一群人,据说是专业的潜水员。

然而下去好几个潜水员,尸体没有捞到,最后人都是被拉上来的,一个个早已昏迷不醒。

这件事之后,村里便流传李栓是被水猴子拖进了水,根本捞不上来。

前前后后一折腾了一个月,李家实在没法子,于是又来求我爷爷。

李栓他妈跪在我家门口,哭得晕了过去,但爷爷依然没有松口的意思,看得我直皱眉头。

最后我爸实在不忍心,瞒着爷爷中午就去把尸体给打捞上来了。

只是我爸回来之后,整天愁眉苦脸的,偶尔还抽自已一巴掌,而且抽得非常狠,打得脸都肿了。

我以为我爸中邪了,吓得连忙跑去问爷爷咋办。

没想到爷爷冷冷的说了个“该”字,便是不说话了,但我从没见过他脸色那样凝重。

我想老爸不正常是从打捞李栓之后开始的,于是出去打听。

村里人说李栓捞出来的时候很奇怪,浑身都烂得不成人样了,那张脸却保持得很完美。

不仅仅如此,李栓的家人无论怎么给李栓合眼,这家伙就是不闭眼。

就算不懂行的人听了这事也会感觉瘆人,而我多少懂得一点,这种死尸称为霉头尸(谐音美头尸),捞尸人一旦捞到这种尸,一辈子霉运连连,甚至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人,也会跟着倒霉。

这天,李老汉又来我家,请我爸去帮忙办理李栓的后事。

我爸老脸一沉,没好气的说道:“不去,以后你们李家的事儿,多少钱我都不接。”

李老汉一脸尴尬,正准备回去,没想到在院子里乘凉的老爷子忽然开口说:“既然已经惹上了,就要去解决,不然老子和你崽子都会被连累。”

我爸脸色无比难看,但听完老爷子的话后,只能恨恨的咬牙答应。

其实最郁闷的不仅是爷爷,我爸捞李栓尸体这个活,算是把我们一家三代都搭进去了。

不过听爷爷的意思,似乎只要解决李栓的这档子事,我们一家三代还能转运。

我连忙追上去,对我爸说我也要去看看。

我爸停下来就对我吼道:“你去做什么,收拾收拾背起书包去读书。”

我停下来,一脸委屈,心想还不是老爸你坑儿子,不然我也懒得去关心这件事。

忽然,爷爷说道:“让他跟着去,待会儿如果出了事,让小松坐在棺材上。”

我一听顿时吓了身冷汗,坐在棺材上多瘆人啊,连忙说:“爷爷,我还是收拾收拾,去上学了。”

“你要是想你爸死,可以不去。”爷爷淡淡地说道。

我爸脸色一变,我也是眼皮跳个不停,我毫不怀疑爷爷的话,因为做的是捞尸一行,爷爷可是很忌口这个死字的。

现在他这么说,看来李栓的这事,特别麻烦。

我爸比我懂得多,听完爷爷的话连忙跑过来,笑呵呵的巴结我,“乖儿子,你还没结婚呢,彩礼钱都得靠老子,我要是死了,你将来得打光棍。”

我无语的看着我爸,又好气又好笑。

最后我还是和我爸去了李家,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眼花,我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李栓的遗像,他的嘴角似乎动了一下,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吓得浑身一颤。

我爸拍了我一下,问我怎么了,我指了指李栓的遗像正要开口,然而遗像却又恢复了原样。

李老汉这时候问我爸要准备什么,我爸扫了一眼,对李老汉说,“我建议把李栓火葬。”

李老汉脸色就是一变,这时他女人也出来了,听到我爸的话,马上就撕心裂肺的哭起来,那叫一个可怜。

我很理解李老汉老婆的痛苦,儿子溺水而死,死后就是水鬼,要是再火葬,水火不容,那就代表李栓要魂飞魄散,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这边流行土葬,李家大儿子本就是死得年轻,烧成一把灰,李老汉和他婆娘都受不了这种打击。

我爸拗不过他们和村民的哀求,只能答应土葬。

把尸体入棺之后,我爸说要给李栓念一晚上的经,李老汉爽快的答应了。

大家忙了一天,但时至凌晨,很多人都还在李家玩闹坐夜,忽然临时搭建的灵棚里却刮来一阵冷风。

冷风刺骨,大家都是一惊,风把灵堂里的蜡烛都吹灭了,灵棚晃来晃去的咯吱作响,吓得里面的人赶紧往外跑。

我正要跟上,忽然听到棺材里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木材上划来划去,特别的刺耳。

我爸也发现了情况,他脸色特别的难看,看向我说,“儿子,上棺材去趴着!”

我脸色一白,这特么都闹鬼了,还让我上去,逗我玩呢?

不等我拒绝,我爸见我犹豫,直接一把抓住我的衣领,竟然把我丢在棺材上。

棺木冰冷得像是一块正在融化的冰块,连我自已都不知道是被冻得发抖,还是这种情景吓得发抖。

说来也奇怪,待我被丢在棺材盖上后,棺材里面的声音顿时没了,灵棚里吹来的阴风也是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如此怪异的事,吓得大家心里发毛,来帮李老汉家办后事的帮忙弟兄转眼间就剩下三分之一。

我爸脸色越来越难看,盯着棺木看了好久,再一次建议把李栓火葬,而且最好马上进行。

李老汉夫妻两一脸犹豫,这时李老汉婆娘的娘家中有一青年在李老汉耳边说了几句,李老汉点了点头,对我爸说,今夜就把李栓葬下。

我爸皱了皱眉,但看李老汉执意,最后也只能这样办。

用了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李老汉找来村里经常押棺的四个汉子,四人抬起棺材,我和我爸也跟着队伍出了村子。

开始的时候还比较顺利,然而刚刚出村,几个大汉竟然满头是汗水,一个个佝偻着腰杆,我发现他们竟然非常的吃力。

这几个人我知道的,以前村里送葬,都是他们几个押棺,一口气几里路都不用换人,今天这么快就吃不消了?

我不由得看向李栓的棺材,在心中默默祈祷别出什么幺蛾子。

2 尸变

想法刚刚落下,忽然刮起了一阵怪风,几个抬棺材的人顿时像是吃醉酒的酒鬼一样,步伐晃晃悠悠的,棺材也咯吱咯吱响动起来。

大家都背心冒汗,抬棺的其中一个喊道:“快帮忙,这棺材太重了!!”

在我们农村,送葬的时候有忌讳,途中棺不能落地,否则,不仅主人家,抬棺的人也会跟着倒霉。

一下子冲上去几个壮汉,但此时那几个抬棺的大汉都已经压得半跪下去,上去的人也差点就跪在地上。

大家都喊:“太重了,再来人帮忙!”

但是,现在只剩下的就我和我爸。

我看了我爸一眼,皱眉道:“爸,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你看看棺材上的站梁鸡。”我爸对我说道。

我抬头看去,便是见到站梁鸡整个趴在棺材上,而鸡背上面,隐约的看到一个影子坐在上头。

这一下把我吓得一哆嗦,那影子此时似乎也感应到我的目光,竟然慢慢转身过来……

忽然,我感觉肩膀一紧,身子竟然飞了起来,我下意识回头,见我爸正好拍了拍手,我那里还不明白是他搞的鬼。

我发誓他要不是我亲爹,我已经破口骂人了。

我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东西,但当我向四周看了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

这时候,那些原本被压得跪下的汉子们,竟然轻松的将棺材抬起来,一个个大喊着走啊走,健步如飞。

终于把李栓送到了目的地,大家迅速挖了土坑,把棺材放进去,但是并没有用泥土盖。

原来李老汉早已准备好了水泥,等人送来水搅拌之后,把水泥浇棺材上。

忙活了大半夜,终于有惊无险的葬了李栓,我们大家才回村里。

我这时候才慢慢的从恐惧中回过神来。

李栓葬下有三天了,村里也平静下来,但我我总有种感觉,李栓的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果然,就在第四天,村里出事了。

刘大娘家的鸡丢了,一大早刘大娘就在村里骂街,把偷鸡贼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进去。

我被吵醒之后,听了一会儿,原来从李栓下葬的那晚起,刘大娘家的鸡就开始不见了。

起先,刘大娘以为鸡是在外面歇没回来,所以没在意,但连续两天,鸡是越来越少,刘大娘这才坐不住了。

我们村子也不大,而且很多年都没有闹过盗贼,大家被刘大娘吵得聚集在一块儿,建议在村里村外的找一找。

这不找不打紧,上午的时候,就有人发现了鸡的尸体。

经过确认,不仅有刘大娘家的,还有好几户人家的鸡鸭。

而这些鸡鸭死得特别奇怪,尸体干瘪,像是被活生生放干血液,在颈部喉管位置,有两个血洞。

看到鸡鸭尸体,大家咒骂起来,不知道谁这么恶作剧,这鸡鸭杀了不吃,却给丢了寒瘆人。

就在大家你一句他一句的时候,我爸忽然发话了,“这不是人做的。”

“不是人难道是鬼?”刘大娘冷冷哼了一声,面色不善的盯着我爸和我。

“我听说鸡血是驱邪除煞的,你们陈家专门碰尸体,这些鸡不会是你们爷三搞的吧?”

刘大娘这一说,不少人都面色不善的盯着我们父子。

我爸皱了皱眉,说道:“鸡鸭都是李栓弄的,他已经尸变了。”

“不可能,陈印你别乱说,我们家李栓葬下的时候都是用水泥封印的,这事村里不少人都知道。”李老汉脸色一变。

那晚跟着去的好几个人也赞同李老汉的话,然后大家的仇恨值又转移到我们父子身上。

显然,他们认定了,是我爸取鸡血驱邪除煞。

我爸脸色难看无比,说道:“你们要是不相信,现在大家去挖开李栓的坟一看便知。”

李老汉顿时把袖子一抹,叉着老腰瞪着我爸:“你是要我儿子死后不得安生是吧?信不信老子也去刨你祖坟!”

“你真要你你儿子死后安生,就更要去看过究竟,起尸不是什么好事,阳间不容,阴间不收,魂魄困在身体里就像坐牢。”我爸冷淡地道。

李老汉脸色一阵阴沉不定,大家见我爸如此笃定,也开始劝李老汉,毕竟李栓死后确实发生了不少怪事。

最后李老汉无奈答应,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李栓的棺木打开。

看到空荡荡的棺木,所有人都是脸色惨白。

果然,李栓尸变了!

我凑上去看,棺材底板有一个洞,估计李栓尸变后就是从这里跑出去的。

气氛变得很凝重,一股恐惧的情绪在蔓延,大家从没遇到过这种事,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尸变的东西,可是专门吸血的。

刘大娘颤颤巍巍的问我爸,“陈印,你们陈家是吃这口饭的,我们该怎么办?”

大家都看向我爸,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我爸一脸无奈,摇了摇头:“老子只懂捞尸,捉鬼打僵尸一窍不通。”

听我爸说没法,李老汉忽然说道:“陈印,你爸应该懂,要不你代表大伙儿去请示一下陈老鬼?”

“都是你儿子闹的,要去你去,老子可听说了,尸变最没人性,首先要下口的就是生前的至亲。”我爸没好气地道。

其实只有我知道,当初我爸不听爷爷的话跑去把李栓捞了,后来爷爷一直没理他,就那天说了两句。

李老汉一听吓得脸色发白,这事儿虽然不知真假,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李老汉带头,大家一起来到我家。

来的时候爷爷依然在院子里享受日光浴,手里抬着个鸟笼,耍斗着他的那只鹦鹉。

“陈老鬼,这回真出事儿了,我家那混账死了还折腾,这会儿闹尸变了,你可有什么法子治治?”李老汉被大家推了推,扭扭捏捏的才向我爷爷道明。

我爷爷瞥了大家一眼,依然说了一句和我爸一样的话来,“老子只捞尸,不捉鬼不斗行尸。”

大家听得我爷爷这话,一个个无比失落。

只有我看出爷爷应该是不想管,不然他捞尸多年,诈尸这点事应该清楚的。

等人走了之后,我才找到机会问爷爷。

爷爷看了我许久,最后还是摇摇头,“小松,你没入这一行,以后也别问这一行的事。”

下午,村里恐惧的气氛竟然消散了,我听到外面闹得很,正要出去看,就见李老汉进了我家的门。

他一进来,就对着我爸和我爷爷一阵讥笑,说我爷爷没事的时候牛逼吹翻天,有事了就窝在家里玩鸟。

我爷爷只是皱了皱眉,便不再理会李老汉。

之后走进来一个胖子,身穿一身道袍,满脸油腻,进来后就给我爷爷作稽:“无量天尊,贫道万笃子有理了。”

我爷爷也回了一礼。

那胖道人说道:“老先生,贵村的这件事,你当真不管?”

“管不了。”我爷爷摇摇头。

胖道人淡淡点头,说道:“既然老先生管不了,那贫道只有越俎代庖了。”

胖道人下午在村里做法事,我本来要去看看热闹,却被爷爷阻止。

爷爷平常虽然慈祥,但当他认真起来的时候,我无法抗拒那种威仪,只能忍住好奇心没过去。

到了晚上,村里更加热闹,胖道人的法事从村头做到村尾,敲锣打鼓的,偶尔扯着嗓子唱的一两句,山里都听到回音。

一晚过去。

第二天,出大事了!


》》》【继续看:3 烂船渡鬼】《《《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无需注册阅读体验更好

沉河渡鬼小说二维码免费全文阅读



请你为捞尸人三不捞是指什么?这篇文章进行评分:

0.0





上一篇:坂井悠二为什么会消失?

下一篇:阴阳师青行灯传记,一个喜欢怪谈故事的百物语之主

当前位置: acg > acg人物百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