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曲血棺小说完整版阿洛哈达清水全文完结阅读

发布日期:2023-01-13 13:23  来源:漫画轻小说 浏览量
我要去投稿
acg人物网:acg人物网为你提供诡秘悬疑类型小说阴曲血棺全文在线观看地址,阴曲血棺小说最新所有章节完整观看链接,阴曲血棺小说介绍等,喜欢看阴曲血棺小说的不要错过

阴曲血棺小说全文观看
 

阴曲血棺小说介绍

    阴曲血棺是由作者冰儿创作的诡秘悬疑类型小说作品,该小说共1,209,036字,378 章,故事内容精彩完满,受到众多书迷的追捧。阴曲血棺小说全文在线观看。

    阴曲血棺剧情:小时候我们所熟悉童谣《马兰开花》,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那不过就是普通的童谣,然而在哈达家族,这个守陵人家族里,这个童谣却诡异,恐怖的纠缠着这个家族。 随时出现的童谣,女孩子讲的童谣,都会在这个守陵人的村子响起,每次响起的时候,那库里村,恐怖就弥漫开来。 童谣入心钻髓。 那个唱童谣的五六岁的女孩子,如同一团鬼火一样,在库里的村子跑着,忽闪忽暗的,你永远也抓不住,童谣悲切的在她嘴里唱出来。 每当童谣出现,都会出现惊悚。 第一次童谣出现,那哈达家族守着的陵墓,就出现了诡异的事情。 守陵人进了那陵墓,失陵失墓,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陵墓会出事儿。 童谣唱起来,他们进了陵墓查看,进去的瞬间,千年不灭的灵灯,在摇曳中,熄灭了,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随听,就听到了滴水的声音“答,答,答……”,声音清晰,让人头皮发麻,突然,那熄灭的百盏灵灯,有一盏,摇晃着,竟然亮起来,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那不是水滴声,而是血,一滴一滴的在往下滴,“答,答,答……”,那血滴到了棺材上,殷虹,那棺材已经成了半红血,血从棺材顶流下来,一道,一道,一道的…… 满眼的红。

阴曲血棺小说阅读

第1章 熄灭的灵灯

前编:

童谣:[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

这是一首童谣,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谁都不清楚,问度娘,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说,是一种游戏唱的童谣,押韵上口,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那么怎么传出来的,盐打哪儿来,菜由哪儿咸,总是会有一个说词,而这首叫《马兰开花》的童谣,偏偏就没有。

童谣里面的,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五八四十,五九四十五,怎么就六十一了呢?这不是运算的法则。但是,这个确实是有出处的,这是诡异的童音,这是一个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童谣。

刨根问底,最终我还是不得不把这个关于哈达家族的故事讲出来,一个让人听了头发倒立的真实故事,下面就听我慢慢的道来。

正文:

陵室里亮了351年的灵灯,忽然间灭了,我站在父亲阿木的身边,他突然跪地长嚎,把我吓得尿快出来了。

“只合当年伴君死,免教憔悴望西陵——”。

父亲阿木一口鲜血喷到陵棺上。

我是清皇族的后人,祖先受命从北京来长白山余脉的岗山脚下看守青陵,这一守到族尽,351年的灵灯不灭,竟然在这一年,灵灯灭了。

陵室里漆黑一片,我大哥阿合进来,见灵灯熄灭,也是一下就跪倒在地,磕拜,然后叫着父亲阿木。

那阴森的陵室此刻发出来奇怪的声音。

“嗡嗡”之声,我和大哥阿合把父亲慌张的抬出去,抬出陵室,抬进了一间房子里。

我把另外三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叫来了。

父亲阿木醒过来,眼神僵直,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久才说。

“扎合。”

父亲阿木又喷了一口血,全都喷到了站在他身边,我们六个人的脸上,然后自己翻身,扣死。

顿时是哭声震天。

这个库里村(注:库里满语,意为“有坟墓的屯子”。),是老祖哈达那拉耶守陵住的地方,这里最初只是一个山沟,最初也只盖了十几间房子,到现在四个儿子已经娶了老婆,每一个儿子又生下了五到七个不等的孩子,库里现在已经是完全意义的一个村子了。

库里村,这天,录马风旗,全部换成白色的,整个村子都是白色的录马风旗,随风猎猎飘扬,发出现的声音都是悲伤的。

父亲阿木突然死在陵室里,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知道,那亮着351年的灵灯竟然熄灭了,那就是说,这陵要有事情了。

哈达家族守的陵是青陵,大陵。

陵坐北朝南,神道贯穿,居中当前,前河背山,前的照后有靠,风水宝地。

青陵四格进,每格进陵道199米,每格进相同,最后格进是供台,要青衣净体而入,初一,十五必祭,遇三十大祭。

这里最重要的是地宫,地宫和上面的面积是相同的。

青陵室进门是青石打造,侧滑而开,进去就是宫厅,有几百平方米,若大的灵灯就在宫厅中间摆着,两侧是守兽棺,再往里便是棺室,左右两侧,两米一个棺室,八百米棺室路,然后到主棺室,那便是青陵之主,哈达家族守陵于此,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

我跪在一边发呆,父亲阿木最后一句“扎合”的意思就是破陵,有东西侵陵了。

夜里,我看着没人注意,去了青陵室,我要把灵灯点着,这件事谁都不能告诉。

我进青陵室是害怕的,每次来,都是和父亲了阿木进来的,从来没有自己进来过,父亲也不会让我单独进来的。

我开陵门,那声音是非常大的,我和父亲来的时候从来没觉得那么大过,毕竟是几千斤的陵门,滑动的时候会发出来巨大的声音,我一直没明白,这陵门转动旁边的一个兽,就会打开,那兽是什么兽,我也是没有弄明白。

进去,把火柴划着了,我一直在哆嗦着,那“嗡嗡”的声音还有,以前没有听到过。

我划了第十一根火柴的时候,才把灵灯点着了。

灵灯点着了,我似乎放心了不少。

我往外走,没走几步,有风,这陵室从来没有风,那灵灯竟然又灭了。

我站在那儿,不动了,腿软。

半天我才慢慢的走出了陵室,关上陵门,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父亲阿木说的“扎合”,是有人进了陵,或者是什么侵入了,灵灯才会灭掉的,灵灯351年没有灭过,这在守陵记录上都有的。

守陵记录单独的在一间房子里,351年,每天都有记录,架子上摆着三百多本的记录。

我不知道是什么侵入到了陵室,现在我只能是顾着父亲阿木这一头。

三天守灵,我一直跪着,父亲一死,我知道,重担都落到我的头上来了,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担起这个架子。

三天出灵,在青陵的侧下位,是守陵人的茔,不可以建墓设陵,只能是坟茔。

351年的守陵,已经是埋下了过百的茔了。

葬了父亲阿木之后,库里村一片死静,白录马风旗,一直在飘着。

我叫阿洛,是阿木的五儿子。

父亲阿木对我很看重,是他六个儿子中,他认为最有出息的一个,但是他很少让我进墓,很少让我入陵室,只让我读书。

大哥阿合来找我,也是这个原因,我的四个哥哥和一个弟弟读书都不多,他们不喜欢读书,认为守陵人不需要读那么多书。

阿木死的时候说了一句“扎合”我是明白的,因为阿木除了让我看其它的书之外,在我七岁之后,也让我开始看守陵笔记,那是我们守陵人的笔记,有351年的守陵史。

最初我是没人兴趣的,可是看到后来,我是触目惊心,原来守陵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大哥阿合找我。

“五弟,灵灯灭了,父亲死了,你看怎么办?”

我的脸一下就白了,汗一下就下来了,看来是到了我真正扛上重担的时候了,一点准备都没有,父亲突然就死了。

在《守陵笔记》上有记载,351年的守陵史上,灵灯从来没有灭过,如果灵灯灭了,就是说陵室里发生了诡异的事情,有外来的诡异侵入了陵室。

我今年19岁了,进过陵室的次数是有数的。

“五弟,你看怎么办?”

“问问哥哥们。”

三个哥哥和弟弟来了。

父亲阿木的死,让我们失去了主心骨,大哥阿合也是这样,一脸的茫然。

此刻,我也明白了,看来这个家也是需要我支撑起来了。

父亲阿木在我18岁之后,跟我说过几次,说我的四个哥哥和一个弟弟都不行。

事实上,我也没人认为会怎么样,守陵人的日子是平淡的,初一,十五,年节,会进陵室祭拜,打扫,就没有其它的事情。

但是,从我看了《守陵笔记》之后,我就不这么认为了,在守陵201年的时候,出现了事情,陵尸尸动,当时记录的很清楚,除了这一件事之外,《守陵笔记》一共是记录了12件这样的事情,每一件事都离奇,古怪,有的解开了,有的就成了谜了,只是我们没经历过,都是在我们出生前发生的事情。

但是,这次灵灯熄灭,351年没有过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事情。

四个哥哥和小弟都沉默不语。

“这样,明天我和大哥进陵室,你们在外面守住外陵。”

大哥阿合是害怕,可是也是硬撑着,因为他是大哥。

昼不入陵室,夜不入陵园。

第二天,天黑后,我和大哥阿合进了陵室,

我看《守陵笔记》知道这个地宫陵室很大,就陵室棺路就有八百米,这次入陵室,确实是让我震惊了,比我想得要豪华得多,大得多,我从来没有往里走过,父亲阿木每次带我来的时候,都是让我站在陵门的位置。

我紧张,腿在哆嗦着,我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走进这陵室。

我的大哥阿合竟然比我还紧张。

“你看到了什么?”

大哥阿合问我。

“我进来过点灵灯,点着了,又灭了,其它的我没有看到。”

我吓得说了实话,大哥阿合愣着看了我半天,没再说话,往里走。

我们往里走,八百米的棺路,步步都让我觉得随时会有事。

棺路两侧是棺室,一个一个的,两排,棺室的门都是石头做成的,每一个棺室门上的图案都是不同的,那些图案来自于《山海经》里的图案,我看过《山海经》。

那图案都是异兽,没有相同的,看着吓人。

“五弟,我们就不要往前走了。”

大哥阿合确实是害怕了。

“哥,如果你害怕,你就出去守着,等着我。”

大哥阿合害怕我出事,尽管害怕,还是跟着我进去了。

八百棺路快走到头的时候,就是一个大的棺室,总棺室,摆着一个大棺,这大棺高如同房子一样,我们快出棺路的时候,听到了“轰隆”的声音,几乎要把耳朵震聋了。

大哥拉住了我,我们站住了。

石门缓慢的从上面落下来,一直到关死了,死静,我愣住了,守陵人是可以在这陵室里四处可去的,可是……

我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我们慢慢的退出来了,这陵室比我想得要复杂得多。

我和大哥阿合出来,回到房间,哥哥们和弟弟都在,他们都沉默不说话。

我看大哥。

“阿洛,以后守陵的事情,由你来接管。“

大哥阿合说完,哥哥们和弟弟都说同意,看来父亲阿木是没有看错这一点,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得这么快,关于陵室里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和我交待,他也没有和任何的哥哥和弟弟说。

“那好吧。”

我也只能是这样了,哥哥们和弟弟走了,我自己坐在屋子里发呆,出了这样的事情,父亲最后只说了一句“扎合”,只有这么一句吓人的话。

此刻,我就如同盲人瞎马了。

我出去,从房子后面的小路上山,我喜欢上面半山腰,坐在那块大石头上,那块大石头如同床一样。

我看着这个山坳,我们祖宗从北京到这儿来守青陵,就一直生活在这儿,这里的风景很美,也习惯了这种平静的生活。

作为守陵人,我们几乎是很少跟外界人接触。

半夜了,我感觉有些冷了,准备回去的时候,我听到了小女孩子的童谣。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我打了一个激灵,在这山坳里,只有我们哈达家族的人住在这儿,我们也没有那么多女孩子,听着至少有五个六女孩子在唱这童谣,而且这是半夜……

 

第2章 青陵阴线

我听着,声音慢慢的消失了,这声音从哪儿传来的呢?山的那面吗?太可怕。

这一夜,我没有睡好。

早晨起来,大哥阿合眼睛通红,他进来,小声说。

“阿洛,昨天夜里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我想大哥肯定是听到了。

“没有。”

我说没听到,是不想让大哥再紧张害怕了。

我又爬上山,看着山坳中的青陵,那是大陵,还有地宫,很有气度,不远处就是我们守陵人的坟地,有上百个坟了。

我竟然在那块大石头上坐了一天,一直到天黑,大哥阿合叫我。

“回家吃饭喽——。”

长长的拖音,我听着温暖,原来是母亲喊的,母亲死得早,后来父亲喊,父亲死了,大哥阿哈喊,我的眼泪流下来,没有动。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站起来,竟然看到青陵出现了阴线,在陵轴正中,从陵门直通后陵,一条闪亮的线,那是阴线。

这个出现过一次,也是在青陵笔记上出现的,那都过去了二百一十二年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我马上下山,那阴线就消失了,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进我的房间,饭菜都摆在那儿,还有一瓶土酒,那是我们自己烧制出来的。

我从架子上把书拿下来,就是青陵的笔记。

父亲让我看书,所有在他房间里的任何书,我都可以拿过来读,而其它的哥哥,弟弟是不行的,他不允许是没有人敢碰的。

我看着,我没记错,确实是二百一十二年的时候,现现了阴线,闪亮着,最初是从陵门,直到底陵,中轴线,第二天之后,阴线就开始加长,一连着十五天,那条阴线在一青陵外一公里处,扎下去。

【之,见尸,尸蓝,不腐,眼怒睁。】

这是青陵笔记先主记载的,到这儿就没有了下文。

这有点吓人,下文怎么没有写出来?当年到底发生了怎么样的事情呢?

如果父亲阿木活着,有可能知道。

父亲说过,有一些事情,都是口传的,不能写下来,可是父亲死得太突然了,不知道跟大哥说了什么没有。

大哥阿合进来了。

“五弟,也别伤心了,这个家要你撑着,大哥也没有那个能力。”

“大哥,没事,我想问问父亲死的时候,他和你说了什么了吗?”

“没有,我进去,看到父亲倒在那儿,我就背出来了。”

“噢。”

“五弟,我感觉要出事了,听到那童谣了吗?”

“听到了,不会有事的,那不过就是童谣罢了。”

大哥虽然不拿事,不经事,但是是一个实在人,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的担心,我也不是没有。

我喝酒,看着书,想着事。

阴线出现了,就是出事了。

半夜,我直起来,进青陵,夜不入陵,白不入室,这是规矩,三百多年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我不清楚,父亲阿木也从来没有说过原因,只是从小就这样告诉我们,一直到长大也是这样,也许父亲也是说不清楚吧。

我进了陵,破了规矩,我一直认为规矩是人定的,并没有什么。

那阴线我没有看到。

走了百步之后,我还是为这规矩感觉到发毛,定下的规矩总是有道理的吧?

我出来,上山,坐在石头上,这如同床一样的石头,我是喜欢的,就如同给我打造的床一样。

我再次看到阴线的出现,很亮,看得很清楚。

这个时候童谣又出现了,不是几个小女孩子,而是一个,很清脆,很清楚。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信息三九四十一?这是什么算法呢?

如果只是童谣,那到是不用去想那么多了。

天亮了,那线消失了。

我回房间,睡到中午,大哥阿合进来了。

“五弟,今天出山去买生活用品,想想,你有三年没出山了,跟哥出去散散心吧。”

今年的收入非常的不好,不是雨一直的下,就是干旱,风雨不调。

我想想,也好,我长到了十九岁,出山的次数是有限的,自己都记得很清楚。

以后这个家我来支撑,我是要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了。

我换了衣服,跟着大哥阿合步行出山。

从这儿走出去,需要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然后到公里,坐车到县里。

县里很热闹,也很繁华,很多东西我都没有见到过,尤其是那些女孩子,让我看到脸都红。

大哥阿合和父亲一年要同来几次买东西,他对这儿是熟悉的。

采购东西量不小,毕竟有也一百多口子人。

这么多年来,我们只靠种地来养活着自己,实际守陵人的生活是很苦的,最早的时候,还有俸禄可拿,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父亲阿木坚持着守青陵,或者说,那山坳已经是我们永远的故乡了。

一天的时间,都在选东西,然后雇车,往回运。

运到山脚下之后,放到一个山洞里,那是父亲带着我们挖出来的,有门儿。

我们背一部分回去,然后回去就安排任务,男人每天都要来一次,七八天的时间,这些东西就被运到了山坳里。

我这次出来后的第二天,大哥阿合就把人全都叫到了大厅,这是我们家开会的大厅,有大事都要来的。

大哥阿合说,阿洛以后就是这儿的说得算的,是父亲阿木留下的话儿。

其实,父亲并没有这么说,他没有来得及说,大哥有用意我也清楚,我毕竟才19岁。

那天,我感觉到了压力很大。

眼前青陵出的事,还不知道怎么处理,长明灯一下没有再点上。

夜里,那阴线又出现了,只能是在山上看到。

我知道,不把这事弄明白,那长明灯是点不亮的。

那阴线往北拐弯了,原来是一条直线,看来是有事了。

我盯着,半夜,童谣又唱起来,我并没有感觉到童谣的可怕,反而是觉得那天真的声音,让我回到了童年一样。

我这样想的时候,激灵一下,站起来,又坐下了,冷汗出来了。

我想起来一件事,大概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二叔家的一个女孩子死掉了,她喜欢唱这个童谣。

二叔的女儿是被狼咬死的,在这山坳里,一到冬季,狼就会出没。

我看到了雪地上那鲜红的血了,第二天我就生病了,我喜欢二叔家的这个小女孩子,长得漂亮,声音好听,还懂事。

我总是喜欢看着她跳皮筋,唱这个童谣。

我病了一场之后,再也不敢想起来,这个时候想起来,我浑身又开始哆嗦了。

每当我想起来那个时候,父亲那段时间,陪着我住了二十天,我的心就酸酸的。

我们家的男人,五岁开始,就自己住进自己的房子。

童谣停下来的时候,那阴线也消失了。

这和童谣有关系吗?那童谣又是谁唱的呢?

这一切都让整个山坳蒙上了一层诡异的阴影。

我回到房间,饭菜都摆在那儿,这是大哥送来的,大哥对我最好。

我喝酒,也是在想着其它的事情,这个一百多人的大家,以后需要我支撑着,冬季打猎,春天种地,看着不错,实际上过得很辛苦,靠天吃饭,总是不行的。

我半夜去了陵室。

门打开,阴风就起来了,阴风和冷风是截然不同的。

阴风直接入骨,让你感觉到,从里往外的凉。

我站了一会儿,进去,把陵室的门关上。

陵室的门发出来巨大的声音,在这若大的墓室里,回声是震震,整个人都感觉发毛。

我慢慢的往前走,这陵室的棺路八百米,让我确实是没有勇气走完。

只走了一百多米,站住了,因为我感觉到背后有一个人跟着我。

我回头,猛的一回头,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是太紧张了。

我没敢往下走,如果大哥阿合陪着我,我还敢。

从陵室出来,我就上山上,那阴线还是会出现的,还是会延伸的。

我拿着被上的山,那块大石头,我会在夏天的时候,在那儿睡。

我上去,看到了阴线出现了,确实是延长了,竟然出了青陵了,不会又是那种事情出现了。

【之,见尸,尸蓝,不腐,眼怒睁。】

如果真是,我确实是害怕。

大哥阿合上来了。

“五弟,你总是到这儿来,外面冷……”

大哥没说完,就不说了,他看到了阴线。

大哥阿合在擦汗。

“五弟,这是怎么回事?”

我给大哥阿合说了,我在青陵笔记上看到的,大哥阿合点上烟,那烟是我们种出来的,能种的,能自己种出来的。

“五弟……”

大哥阿合停下来,没往下说,我又等了半天,大哥还是没说。

“大哥,你有话吧?”

“明天去打猎吧。”

我愣了,这个时候大哥阿合说打猎,让我有点意外。

大哥阿合下山了,我要看着阴线。

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打猎发生的事情,让我怎么也是想不出来,让我这一生中,每次想起来,都如同二叔的女儿,那在雪了上滴落的血,如同鲜花一样旋放着。
 


篇幅有限,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剧情请:
 
1、》》》点击注册继续阅读阴曲血棺小说《《《
 
2、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阴曲血棺小说二维码阅读



请你为阴曲血棺小说完整版阿洛哈达清水全文完结阅读这篇文章进行评分:

0.0





上一篇:暮雨朝云漫画全集完结在线阅读观看

下一篇:梨花盛开的爱漫画【下拉式】阅读观看

当前位置: acg > 漫画轻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