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妖孽医仙小说全文林言苏采薇完整版阅读

发布日期:2023-01-02 12:31  来源:漫画轻小说 浏览量
我要去投稿
acg人物网:acg人物网为你提供都市异能类型小说超凡妖孽医仙全文在线观看地址,超凡妖孽医仙小说最新所有章节完整观看链接,超凡妖孽医仙小说介绍等,喜欢看超凡妖孽医仙小说的不要错过哦

超凡妖孽医仙小说完整版
 

超凡妖孽医仙小说介绍

    超凡妖孽医仙是由叙府笑笑生创作的都市异能类型小说作品,该小说共786,817字,706 章,目前已经全部连载结束,不用在等待不定期的更新时间了,一口气看完吧!超凡妖孽医仙小说全文观看。

    超凡妖孽医仙剧情:医仙林言落入凡间,夺舍重生,却发现自己捡了个便宜媳妇,还是个高冷女总裁。凭借一身医术,开启妖孽人生。任你家缠万贯、权势滔天又如何?我,能够掌握你的性命。

超凡妖孽医仙小说在线阅读

 
 

第1章 重生地球

“哗啦啦——”

朔风呼啸,大雨如注。

深沉的夜色下,蓉城人民医院灯火通明,停尸房内更是无比安静。

然而就在此时,一具年轻的尸体却突然张开了双目!

在一阵剧烈的头疼中,林言苏醒过来。他只觉得浑身疼痛欲裂,像是骨头都被打碎了一般。

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林言清秀的脸颊上满是恍惚之色。

他只记得剑仙广成子跪在山门下,祈求自己帮他治疗六道魔尊留下的大道之伤。

不凑巧的是六道魔尊那个王八蛋和天帝昊天杀了过来,浩浩神威袭来,把仙界给撕了个窟窿!

更不凑巧的是万古医仙林言就是那个倒霉蛋,掉进这个窟窿,在六道轮转之力下从仙界来到了人界

“两个煞笔!”林言郁闷地吐出一句话,随后就懵了。

这是个什么词汇,为什么我未曾听过,说出来又如此自然?

他在床边坐下,紧皱着眉头,想要想起更多。

一阵阵头痛袭来,乱七八糟的记忆涌上了林言的脑海。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林言,是一个大家族林氏家族的掌门人林风起的三儿子。仗着家世显赫,这个纨绔子弟无恶不作,吃喝样样精通。

因为过度放纵的缘故,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连那方面的功能都丧失了。

这样一个祸害,却近乎以强硬的手段,逼迫貌美如花的苏家女总裁和自己结了婚。

苏家作为一个小家族,一方面不敢得罪林家、另一方面也想依仗林家带来的利益,干脆将小女儿苏采薇推入火坑。

林言本来也该风光无限,可惜林家被查出严重经济犯罪,一夕之间落魄不堪。

而林言更是遭遇神秘杀手刺杀,中弹后被不治身亡。

得知这具身体的记忆后,林言一阵哑然:“这家伙真够惨的。”

“不过也是活该。”

如此想着,林言便站了起来,打算离开停尸房。

然而他刚推开门,便看到一个美得让人心悸的女人。

苏采薇身高一米七,面容姣好。一双玉腿加上36D的傲人胸围,堪称魅力无限。

她匆忙之下没有带伞,浑身都被雨水淋湿。白色衬衣内里的风景若隐若现,足以让人看得口干舌燥。

苏采薇原本是想来给林言收尸的,看到他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顿时吓了一跳。

她愣了一瞬,随后下意识问道:“你没死?”

林言看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媳妇,淡淡笑道:“没有。”

苏采薇“哦”了一声,精致的脸颊恢复了一贯的冰冷。

她矛盾地发现,听闻林言死的时候有点感慨和叹息。但发现这家伙还活着的时候,竟然又觉得他不如死了好。

这让苏采薇多少有点罪恶感,自己怎么能这么想?

“那回家吧。”苏采薇的声音中听不到丝毫情绪,转身便走在前面。

林言知道苏采薇对自己痛恨异常,自己和她结婚后就没有见过她的笑脸。

刚结婚的时候,这个林言更是几次试图强行与她发生关系,可惜因为那方面的问题都没能得逞。

因此林言对她的态度也并不意外,可以说就是这个王八蛋一手糟蹋了苏采薇的幸福,要是她不痛恨自己才是怪事。

林言一路默默跟着苏采薇上了宝马车,回到她在郊区的小别墅。

苏采薇不愿意搭理他,上楼后“砰”地将房门摔上便没了动静。

林言也不在意,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便认真感受起现在的身体状态。

让他很无语的是,那如海渊般的修为和神识都荡然无存,就连自己的九绝七玄针、以及广成子充当诊金的“诛仙剑”也不在了。

更让他受伤的是,地球的灵气稀薄到令人发指,全然不适宜修行。

“有稀薄的灵气,就说明这个世界还隐藏着灵脉,总能一一找出来。”数千年的修行,让林言心如磐石,坚不可摧。

一夜运转周天,林言以仙界顶级心法汲取着稀薄的灵气,才堪堪恢复到后天境界初期。

后天境界严格来说都不能算踏入修真,只能算作炼体。但有了如此保障,林言自信遭遇神秘杀手可以轻松应对了。

清晨时分,雨已经停了,晨曦的光芒透过窗户洒落进来。

林言沉浸在修行之中,等到推门离开卧室的时候,这才发觉苏采薇已经上班去了。

他感受到了一种久违到陌生的感觉——饥肠辘辘。

林言一阵恍惚,这种凡人的饥饿感,已经三千年未曾感受过了吧?

随即他便摇头苦笑,不得不接受现实。

林言翻找了一下冰箱,发现其中空空如也。

想了想,他干脆离开别墅,前往西蜀人民医院。

在林家没落之后,林言就成了十足的废人。苏采薇秉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托关系将他送进了这座三甲医院。

林言大学虽然都在混日子,但终究有个护理专业的文凭,当个护士还是没问题。

“正巧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我堂堂万古医仙总不能被饿死吧?那也太窝囊了。”林言如此想着,便徒步三十分钟赶到了医院。

在医院门口,林言便看到了笛声呼啸的救护车。在一阵急切的呼喊声中,几个护士抬着担架床下了车。

担架上躺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满脸痛楚之色。她神色苍白,呼吸急促而粗重,胸膛剧烈起伏着,似乎随时可能断气。

而在救护车后方,还跟着一辆劳斯莱斯。车门打开,两个一脸急切之色的中年夫妻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男人正是宁远集团董事长,江宁远。

担架床被医护人员迅速推了进去。林言眉头微皱,也跟了上去。

“肺部感染、呼吸音粗、高烧不退,这是霍乱。”他只看了一眼,便平静而笃定地得出结论。

“小兄弟,你是医生?”江宁远一听他说得如此详细,急忙问道。

林言正欲开口,就被推着担架的护士瞪了一眼:“他就是个实习护士,听说还是托关系进来的!”

江宁远一听脸色就变了,他老婆王兰更是破口大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在这里指手画脚的?我女儿身体金贵,你要是耽搁病情,我要你好看!”

此时急诊科的刘主任也收到消息迅速赶来,见到此景,更是冲林言喝骂道:“还不快滚?”

随即他腆着一张脸,微微弯下了腰,向江宁远谄媚地笑道:“江董,您放心,我们一定治好江小姐的病。”

随后他立即让人检查,要求最快得出结论。

林言眉头一皱,随后冷声道:“刘主任,不用检查了。病人是身患霍乱,肺部器官衰竭,需要立即治疗。”

刘主任脸上挂不住了,顿时怒骂道:“你个实习护士懂个屁,少在这胡说八道!”

尽管知道林言是走关系来的,但他一点也不怕。

毕竟林言是个窝囊废,家庭地位极低的事情谁都知道,苏采薇根本没把他当一回事,放进医院也是随手为之。

江家千金患上重病,一时间将整个医院最顶尖的医护人员都惊动了。但这件事的复杂性,还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他们检查认定江心月是肺部感染,但却无法判断具体是感染了什么,细菌培养观察需要一定时间。

而在此期间他们已经用过所有抗病毒的药,病人都没有好转迹象。

不仅如此,病人肺部器官衰竭的情况还在继续,已然生命垂危。

刘主任已经急得流下了涔涔冷汗,他自然想治好江心月,和江家打好关系好好巴结一番。

但如果出了什么茬子,他也绝对担当不起!

江宁远的耐心逐渐消耗殆尽,寒声质问道:“我女儿的情况怎样了?”

刘主任咽了口唾沫,脑海里正构思着如何推卸责任,便听到病房里传来刺耳的警报声。

“滴——”

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快他妈救人啊!”王兰尖叫出声,“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下半辈子都在监狱渡过!”

刘主任吓得浑身一抖,哭丧着脸急声道:“王小姐,真的不怪我们啊!江千金这个情况,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而就在此时,一声淡淡的叹息响了起来。

“让我来吧。”

 

第2章 子午针灸,以气御针

三人愣了一下,齐齐转过头来。

林言身形修长,笔直若竹。他脸上带着风轻云淡的笑意,似乎胸有成竹。

林言手上拿着一个盛放银针的盒子,先前正是去中医部取针消毒了。

“你踏马疯了?”刘主任瞪大了双眼,不知道这个窝囊废发什么神经。

江宁远也是神色阴沉,不认为这个实习护士有这般能力。

“那你敢做这台手术吗?”林言目光澄澈如水,直视着刘主任。

刘主任心虚得厉害,他自然不敢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那么眼下的情况就很明显了。

要么让林言试试看,要么就让等死。

刘主任心头一动,心想这不正是甩锅的好机会吗?

如果江心月出了什么事,就让林言全权担负责任。

刘主任如此一想,急忙说道:“事不宜迟,你快试试看吧!”

“胡闹!你一个实习护士敢做这个手术,我要你的命!”

“刘谋,你赶紧给我上手术台!”王兰声嘶力竭地吼着,眼眶都红了。

林言实在不愿意耽搁了,干脆将两拨堵在门口的人推开,径直闯入病房。

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机会,他当即“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反锁。

一系列动作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个保镖都没能反应过来,一时震惊无比。

刘主任心头大喜,虽然不知道这个林言发什么疯,但有人替自己背黑锅自然最好不过了!

林言走到病人床前,掀开了她的衣服。

少女白皙如新剥鸡蛋的肌体光滑无比,寸寸展现在林言眼前。

但林言的目光却干净得出奇,从针盒中抽出一枚枚银针。

或深或浅、或刺或挑,银针接连没入天突、关元、鹫尾等几个穴位。

一连十八针,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如同蝴蝶穿花般富有美感。

子午针灸,以气御针!

在给人针灸的时候,真气可以透过银针进入穴位经络,让效果好上数十上百倍。

丝丝真气顺着银针传递,江心月昏迷中也能感到有热流蹿向自己的四肢百骸。

江心月的呼吸迅速平稳下来,林言摸了下她光洁如玉的额头,温度也逐渐降了下来。

再看向生命体征检测仪,波段频率也在恢复正常。

立竿见影。

“小姑娘,算你命大,是我重生后遇到的第一个病人。”

“我万古医仙想要救的人,阎王爷也要不走。”林言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对这个结果并未感到丝毫意外。

与此同时,院长吴德全也火速赶到了门外。

他风风火火地走到江宁远身边,也顾不得问好,便急忙向刘主任问道:“现在是谁在做手术?”

刘主任面露尴尬之色,回道:“林言。”

听到这个名字,吴院长当即心头一跳,脸色都变了:“你猪脑子吗?让实习护士给江千金做手术?!”

他当然知道这个林言什么来路,心里一片冰凉。

吴院长觉得这次要栽了,江心月在林言手上妥妥的没命,他这个院长肯定难辞其咎。

王兰尖叫着骂道:“吴德全,让一个实习护士做手术,你们医院就是这么对我女儿的?”

“我女儿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吴院长敢怒不敢言,脸色阴沉地咬着牙。他狠狠瞪了刘主任一眼,心里骂娘的心思都有了。

吴院长一眼就看穿了刘主任的心思,一准是害怕担责任,所以干脆找个实习医生出来背锅。

此时手术室内传来“咔擦”一声响,林言打开门锁,拉门走了出来:“病人没事了。”

江宁远面露惊异之色,王兰却并不领情,咬牙切齿道:“算你运气好!”

“一个实习护士还敢推开我强行做手术,我女儿要是出了事,我要告你蓄意谋杀!”

林言眉头一皱,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疯狗?”

“你——”王兰气得不轻,区区一个实习护士竟敢对自己如此说话?

还是江宁远相对沉稳,一把拉住了王兰,呵斥道:“不要闹了,先看看女儿的情况!”

王兰这才连声说“对对对”,跟着江宁远一同进了病房。

刘主任震惊无比,难以相信病人已经无恙,也跟着走了进去。

而吴院长则眉头一皱,来之前他已经听说过情况有多棘手了。

西蜀省顶级的专家都束手无策的病症,区区一个实习护士能治好?

“患者是得什么病?”吴院长沉声问道。

“霍乱。”林言淡淡笑道。

“霍乱?”吴院长气到发笑,“你知道霍乱是什么病吗?!”

“这个消息传出去,能引起整个蓉城的恐慌。”

林言叹息一声,颇为失望地叹息道:“这是变异的霍乱杆菌,传染率几乎为零。历史上华夏曾经发生过,一度被认为绝迹了。”

他们什么都不懂。

庸医杀人,此言非虚。

吴院长惊疑不定地看着林言,博览群书的他,突然想到了确实有这么一个记载。

他神色稍缓,向林言询问起来,再没有先前的高高在上。

林言心中暗自点头,心说这才像个医生,于是对此病症侃侃而谈,没有半点藏私。

而在病房内,江宁远看女儿情况稳定,当即惊喜过望:“这个实习医生不简单啊,得好好感谢他!”

刘主任一听这话就急了,这么大的一个好处,怎么能让那小子得了?

他灵机一动,当即装模作样地检查一番,随后断言道:“江董,这不是他的功劳。”

江宁远眉头一皱,疑惑道:“哦?”

刘主任眼看有戏,顿时心头一喜,却板着一张脸,故作正经地说道:“这是先前我们注射的抗病毒药物起了作用,那小子不过捡了个漏而已。”

他逮着专业术语就开始吹嘘,动辄就是什么“阿糖腺苷”、“双脱氧肌苷”,又说什么药物起作用需要一段时间云云。

王兰完全听不懂,只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而江宁远也觉得有些道理。相较于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三两下解决棘手难题,还是专家组的措施更可信。

王兰顿时双手抱胸,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就知道这个实习护士不靠谱,装模做样的,居然还敢骂我。”

她越想越不爽,干脆快步走到病房外,对吴院长指手画脚道:“吴院长,让这个实习护士滚出医院。”

王兰说着,还挑衅而不屑地看了林言一眼。

林言淡淡一笑,轻轻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头顶百会穴:“给你个教训。”

王兰冷笑连连:“就凭你?”

林言笑而不语,吴院长却露出了震惊而尴尬的神色,好意地提醒道:“王小姐,你···那个···尿了···”

王兰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顿时高声尖叫起来。

裤子已经湿透,并且有大幅度蔓延的痕迹。

“你做了什么?!”王兰羞恼得想杀人了,咬牙切齿地看向林言。

“不小心碰了一下你的足太阳膀胱经。”林言笑了。

“开除,必须开除!吴德全,你要么开除他,要么等着下岗,你自己看着办!”王兰涨红着一张脸,感觉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这···”吴院长面露为难之色,但考虑到自己的前程,还是颇为歉意地看了林言一眼,咬牙道:“好!”

“不用你开除了,工资给我结了,这个破地方我也不想待。”林言平静开口,打心眼感到这个医院乌烟瘴气。

要医术没医术,要医德没医德。

他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去,直接前往财务部。

王兰让人拿来一条护士裤,狼狈地去卫生间换了裤子,一路上引来无数奇异的目光。

那些不认识她的人,更是窃窃私语,发出令她觉得无比刺耳的笑声。

而在王兰刚返回病房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生命体征检测仪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王兰脸色一变,急忙闯进病房。

只见刘主任神色苍白,一旁的托盘上还放着几根银针——他认定是抗病毒药物起了作用,要拔下林言的银针,便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江宁远愣了一瞬,随后愣是没能忍住火气:“这就是你他妈说的抗病毒药起了用?!”

“啪”的一声。

江宁远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刘主任脸上。

“快去请那个小兄弟回来看病!”

 

第3章 第一笔诊金

刘主任脸上火烧般作疼,留下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却是敢怒不敢言。

江心月病情有变,众人皆是慌了神,急匆匆地便往财务室赶去。

此时林言正坐在办公桌对面,等待着结算上个月工资,便听得门被“砰”的一声踹开了。

刘主任挨了一巴掌,心头正是火大,又不敢对江宁远有半点不满,当即对林言怒吼道:“林言,江小姐病情有变,我命令你马上回去看病!”

财务部的小妹听闻此言,顿时都惊呆了,满脸难以置信之色。这林言不过一个小小的护士,怎么让主任和院长都亲自到场,指明点姓要他去看病?

“命令?”林言好笑地摇了摇头,“你也配?”

金仙广成子求自己看病也恭敬有佳,奉上诛仙剑作为诊金。区区一个凡人,竟敢命令自己?

“你——”刘主任顿时脸色一变,没想到这林言竟然跟变了个人似的,全然不复先前的唯唯诺诺。

“你什么态度!”王兰尖叫道,“一个小护士,让你给我女儿看病是看得起你,简直不识抬举!”

“你这么端着架子,就是想要钱吧?行,老娘有的是钱!”

她直接拉开LV包包,从中抽出一摞又一摞的百元大钞,直接砸了出去。一边砸还一边撒泼似的骂着“够不够”,似乎认定林言会为金钱折腰、为她办事,满脸的讥讽之色。

大片红色的钞票,如天女散花般在办公室飘飞开来,看得财务小妹目瞪口呆!

谁他妈见过这种场面啊?

就连刘主任也眼红不已,只恨自己没那个本事,不然得挣多少钱?

江宁远虽然脸色难看,但焦急之下却也没说什么。

有钱能使鬼推磨!

虽然王兰此举极具羞辱人的意味,但只要能让眼前的年轻人心动、出手救下女儿,用什么手段重要吗?

一个身居低位的小年轻,总会对钱动心吧?

然而林言却不为所动,也不看那些钞票一眼,只冷声道:“说完了吗?说完就带上你的钱,给我滚蛋。再有钱又如何,留着烧给你女儿?”

“你——”王兰差点被气得当场背过气去,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小护士竟然如此狂妄,不将她放在眼里。

她平日里飞扬跋扈、目中无人,仗着钱财和权势摆平一切。但在这一刻…钱财也好,权势也罢,统统都显得如此无力。

而就在此时,一个护士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慌张地叫喊道:“院长,病人情况紧急,已经在咳血,快撑不住了!”

王兰瞬间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江宁远只觉脑海中轰然炸响了一道惊雷,一片空白。

林言面无表情,直接就往门外走去。

“等等!”江宁远失声惊呼,伸出双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这是当下唯一的救星了,如果他就此离去,江心月必死无疑!

林言眉头微皱,感觉到他握住自己的双手在发抖。

“小兄弟,我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江宁远目光中满是乞求和惶恐,似乎只要听到一个“不”字,便会当场坠入绝望的深渊。

哪还有半点大人物的气场?

“我已经救过她了,是你们将她往死路上逼。”林言面色漠然,轻松挣脱了江宁远。

“噗通——”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先前不可一世的王兰竟然扑向林言,跪了下去!

在女儿的性命面前,她什么也顾不上了,抱着林言的腿哭喊道:“小兄弟,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对、我该死!可我女儿是无辜的啊,求求你大发慈悲,救救我女儿!”

林言挣开了她的束缚,迈步离去。

在几人绝望的目光中,却听闻他淡淡的话音回荡在医院走廊中:“我去病房。”

林言向外走去那一瞬间,便是想回去救病人。之所以不直接点明,只是给这对夫妻一个教训罢了。

王兰固然令人生厌,但···病人是无辜的,为何要因她的行为买单?

王兰激动得眼泪都掉了下来,一个劲说着“谢谢”。

吴院长和刘主任看着这一幕,心中掀起了层层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

林言再度再度为江心月行针,总算让她的情况得以好转,呼吸也逐渐变得均匀平缓。

眼见这一幕,他便推开病房大门,迎上了众人紧张和期待的目光。

“两个时辰…”他话一出口,便哑然失笑,发现自己还没摆脱前世思维的习惯。

在吴院长诧异的目光下,林言改口道:“四个小时之内,不要再拔下银针了。若是再有差错,我也救不回来。”

听他这话,自然便是解决问题了。

吴院长忙不迭地点头。

而江宁远和王兰得知女儿无恙,心中悬着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去。一时之间,两人对林言客气无比,连连道谢。

“小兄弟,感谢你救了我女儿!先前多有得罪,还请原谅。”江宁远说着,便取出了一张银行卡、一张镀金名片递了过去,郑重其事道:“这是一点诊金,不成敬意,还请务必收下!”

在刘主任眼红的目光注视下,林言却一手推了回去,淡淡道:“既然我还未办理离职手续,这便是我的本职工作,诊金就免了。”

“再说…”他似笑非笑,睨了王兰一眼,“岂不让人笑话,认定我是端着架子自抬身价,终究是为了钱才治病救人?”

几人都看傻了,任谁也没想到,他不仅不收诊金,甚至还敢明目张胆地讽刺王兰,说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王兰顿时脸色通红,羞愧难当。

江宁远更是狠狠瞪了她一眼,似乎在警告着她不准再口出不逊。

“装什么清高啊,我就不信你真不收这笔诊金!”刘主任心中酸溜溜地想着,对林言各种羡慕嫉妒恨。

然而就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林言竟然转身便走。

没有丝毫停留眷念。

反倒是江宁远慌了神,急忙追了上去。他一再让林言不要推辞,说是林言如果不收下,他便于心不安。更直白地说“这点钱对他不算什么”,不必放在心上。

林言一阵哑然,也不愿在这种细枝末节上过多纠结,遂收下了银行卡和名片。
 


篇幅有限,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剧情请:
 
1、》》》点击注册继续阅读超凡妖孽医仙小说《《《
 
2、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超凡妖孽医仙小说二维码



请你为超凡妖孽医仙小说全文林言苏采薇完整版阅读这篇文章进行评分:

0.0





上一篇:这个修士来自未来漫画下拉式在线观看

下一篇:惹上首席总裁漫画全集下拉式在线观看【完结】

当前位置: acg > 漫画轻小说 >